主页 > www.444176.com >

观天下 漆雕秘阁

发布日期:2019-09-16 01:31   来源:未知   阅读:

  由于东西方民族持握饮器的习惯不同,喜欢双手捧碗啜茗的日本人把“手感”视为挑选茶盏的美学标准之一。手感主要包含两个层面的要求:一是“分量”,二是“触感”。茶盏过重,会让人感到压抑、吃力,如果过轻,又会令人觉得不可靠。那么,一只茶盏究竟多重才是恰到好处的呢?

  日本京都国立博物馆藏古代的日本人生活简朴,平日里食粥喝汤多用木碗,所以他们喜欢以盛放粥饭的木碗作为衡量茶盏轻重的标准。与此同时,木碗的触感也成了品评茶盏优劣的参照。金属碗导热快,烫手,不适合用于饮茶;天目盏以及青瓷碗的表面,尤其是碗口处,过于细腻光滑,无法将茶汤的“涩”之情调从味觉感受转化成触觉体验。最接近木碗那既不粗糙又不精致的温存触感的是陶制或髹漆的茶具,唯其允执厥中,故令啜茗人恋恋不舍。

  龙泉窑青磁轮花茶碗(因锔钉得名“马蝗绊”),南宋时期(12-13世纪)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持握方式的不同引发了日本人对茶碗手感的独特追求,坐姿的不同则导致了他们对茶盏圈足的高低也有细致的要求。日本人保留了中古时代之前中国人的坐姿——席地跽坐,茶室中人们不使用桌椅,茶碗会直接放在地板或榻榻米上,因此需要底足稍高的器物,方便伸手托底。2020国考职位表发布时间是什。他们的拿碗方式是:拇指放在碗边,其他四指自茶盏下方托住底托的侧面,然后端碗。唐物茶碗底足浅小,让人无法将手指伸入,从而影响持握的稳定性。所以,日本人后来开始偏爱底足高一些的高丽茶碗,而形状近乎圆锥斗笠的唐碗日渐冷落。

  日本静冈县热海市MOA美术馆藏另外,名单来了!994名山东省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看看有谁!跽坐让日本人继承了中国宋代茶盏和高足盏托结合使用的传统。这样的搭配不仅使茶盏与饮茶者手部的距离大大缩短,方便携取,并且调整了茶盏在人们视觉中的高度,力求达到最完美的欣赏角度。盏托捧起的一杯茶,仪式感十足,仿佛水木中湛出的清华,恰似层岫处逸出的芳云。待客,客感其雅;礼佛,佛知之敬。

  日本京都大德寺龙光院藏东京国立博物馆里藏有一件南宋时代的“剔犀轮花天目台”,其整体造型、云纹雕饰与宋代审安老人所说的“漆雕秘阁”简直一模一样。

  审安老人曾撰《茶具图赞》一书,对宋代精品茶具做了详细的分类,并冠之以姓名、别号、官爵,将它们一一拟人化,或飘然不群如逸士,或经世济国似重臣。在用来承托茶盏以防烫指的“漆雕秘阁”(盏托)这一词条下如是写道:“漆雕秘阁,名承之,字易持,号古台老人。”

  什么是“秘阁”呢?秘阁是宋代一官名。最初在北宋太宗端拱年间于崇文院中堂建阁,称为秘阁,专门收藏三馆书籍真本及宫廷古画墨迹等物,后设直秘阁、秘阁校理等官。《茶具图赞》里用“漆雕秘阁”这一官名称呼盏托,盖取其高耸若重楼危阁之状。所以,最后书中对盏托赞道:“危而不持,颠而不扶,则吾斯之未能信。以其弭执热之患,无坳堂之覆,故宜辅以宝文,而亲近君子。”

  茶盏不论多么精美,但器小位卑,兼之热茶烫手,容易倾覆,故而需要高高的盏托辅助持握。正像一个人生存在社会中,就算能力再出众,也需要他人的协助、合作和托举,自毁前程者恰恰输在了错把他人搭建的平台当成了自己的本事。

  上海观复博物馆参观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陆家嘴银城中路501号上海中心大厦37层